当前版: 14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

悠悠岁月柴火饭

  □刘满英

  同学请客吃饭,在河边一家“农家乐柴火饭店”。

  这是二层楼的农家院落改装而成的饭店。粗糙的土坯,经过房主简单粉刷,散发着淡淡的泥土的醇香。弯弯的窗棂,高高的门坎,给人以别样的乡村情调。

  饭店的布局和普通的农家院一样,一块“农家乐柴火饭店”的匾额高高挂在门扉上,小小的厅子设有柜台,摆放着各种饮品,主人一手拿着本,一手写着客人报的菜名。柴火饭,飘溢着人间烟火的味道。

  现如今,现代化的做饭用具五花八门,电磁炉、电饭锅、微波炉、煤气灶应有尽有。因为没有明火的参与,用这些炊具做出的饭菜总觉得欠缺一种味道,吃起来单薄寡淡。少了温厚质朴、香醇朴素的味道。

  小时候,家里做饭一直烧柴。父亲当年在矿山工作,家属房后面有座小山。每到周末,父亲就领着我们姐妹几个上山砍柴。那年我不到八岁,父亲和大姐砍好柴后,会捆绑两小扎让我挑着下山,由于年纪太小,力气不够,每次行到半途,都不愿再走。父亲放下自己担的柴,再折返回来接我。回到家,父亲和大姐把砍来的柴散开晒干,晒干后,再拿柴刀劈成一段一段的,整齐码放在墙角边。

  父亲调到后来的单位后,家里依然是用柴火做饭,这时候的柴火是从外地买。每到周末,会有好心的工人来家里帮忙劈柴,父母会准备好酒好菜。

  母亲每天早早起床。大铁锅里放着半锅水,柴火在灶膛里“哔哔啵啵”地响着,等水“咕嘟咕嘟”烧开的时候,母亲把洗净的大米放入锅中,边用大铲子搅动着,大米在沸水中翻滚着,一派热闹的样子。等半生半熟时,捞起再放入饭蒸蒸熟。二十分钟不到,米饭的醇美味道便逸满厨房。

  柴火铁锅炒出的菜更是美味无比。从自家菜地里摘来白菜、豆角、苦瓜、茄子……洗净,切好,这些家常小菜,经过柴火的烹饪,吃起来分外鲜香可口。食材是最简单的,烹饪过程也是最简单的。

  收获香芋的季节,母亲会用自家种的香芋和面粉混匀炸包子吃。待黑黑的大铁锅被烧得红红的时候,放入植物油,再用勺一个个放入油锅里,炸出金黄色的芋包子。柴火铁锅炸的芋包子,烫烫的,软软的,咬一口,满嘴都是植物的清香。

  看着眼前的这家“农家乐柴火饭店”,有种久违的亲切感。柴火饭,让我忆起炊烟袅袅的往事,还有柴火饭里的悠悠岁月。

 
     标题导航
他不停付出,妻子却要和他离婚~~~
~~~
~~~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民生热点
   第03版:珠海城事
   第04版:珠海法治
   第05版:民生扫描
   第06版:民生资讯
   第07版:理财通
   第08版:彩票营
   第09版:看中国
   第10版:看世界
   第11版:文化圈
   第12版:新竞界
   第13版:情感周刊
   第14版:情感周刊
   第15版:教育周刊
   第16版:健康周刊
拿什么挽救你,我的婚姻?
英语补习
悠悠岁月柴火饭